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第670章 669大闹

京兆府内,传来一阵凌乱的脚步声,班头带着五六个衙差快步来到了京兆府大门口。

为首的班头看到府衙外喧喧嚷嚷,不禁皱了皱眉。他扫视了舞阳、李廷攸、谢二老爷等人一圈,心下有种不妙的预感:这些人一看就是非富即贵,这恐怕又是一桩麻烦的差事找上门了!

可即便如此,班头还是挺直腰板,硬着头皮问道:“何人击鼓鸣冤……”

班头话音还未落下,谢二老爷已经急切地说道:“没事没事!这是我们谢家的家事,我就带女儿回去!”他意图粉饰太平。

谢?!班头心头不想的预感更浓了,该不会是他想的那个“谢”吧?!

“二舅父,是不是你谢家的家事,可不是你一个人说了算!”舞阳淡淡地瞥了谢二老爷一眼,不紧不慢地走到了谢向薇身旁,姿态高贵而优雅,“薇表妹,你可要跟二舅父走?”

谢向薇的回答是用手里的木槌又重重地击下一鼓。

“咚!”

她以此回答了这个问题,她不走。

谢二老爷仿佛被当面打了一巴掌似的,脸色铁青。

谢二夫人三步并作两步地跑了过来,尖声对着谢向薇威胁道:“谢向薇,你今天要是不跟我们走,你这辈子就都不要回去了!”一个没有娘家的女人,这辈子也只会被人看不起!

谢向薇身子一颤,却是没去看谢二夫人,态度坚定地对着班头道:“我有冤要申!”

从方才这些人的寥寥数语中,班头心中几乎可以肯定这家人就是他想的那个谢家。

班头对着身旁的一个衙差使了一个眼色,示意他去通知京兆尹,心里为京兆尹掬了把同情泪,这件官司肯定是不好判!

那衙差匆匆地跑进去通禀,班头则对着谢向薇伸手做请状,“这位夫人请!”

谢向薇深吸一口气,提着裙裾昂首跨过了高高的门槛。舞阳、李廷攸、谢二老爷、谢二夫人也都跟了进去。

没一会儿,京兆府的门口只剩下了围观的人群,一个个都好奇地伸长脖子朝大堂方向张望着。

马车里的涵星也在张望着,但从她的角度,根本连个人影也看不到。

涵星失望地扁了扁嘴,心里像是有根猫儿的尾巴在挠似的,挠得她心痒痒。

“绯表妹,”涵星转头对端木绯说道,“本宫进去瞧瞧,一会儿再回来告诉你好不好?”

啊?!端木绯傻乎乎地眨了眨眼。

涵星一本正经地拍了拍端木绯的左肩,叮嘱道:“绯表妹,你可千万别出去,乖乖在这里等我们,不然就不好玩了。”

“……”端木绯还来不及说话,涵星已经风风火火地下了马车,急切地拎着裙裾朝京兆府小跑了过去。

涵星一进京兆府大门,就听到大堂方向传来“威武”的喊叫声,京兆尹何于申已经坐在了大堂的公案后。

京兆府的衙差们都还记得涵星,谁也没敢拦着她。

何于申一看涵星也来了,头也更大了。来一个大公主舞阳还不够,竟然又来了一个公主!

不过,四姑娘怎么没来呢?!何于申有些失望地想着。

涵星仿佛没看到何于申那纠结的脸色般,笑眯眯地说道:“何大人,你别在意本宫,你审你的,给本宫摆张椅子就好。”

“四公主殿下,请。”何于申恭恭敬敬地给涵星行了礼,嘴角几不可见地抽动了一下,暗道:两个公主坐在那里,他能当做没看到吗?!大公主和四公主摆明是来给这谢氏撑腰的,承恩公府这次怕是占不了什么便宜……

衙差立刻就去给涵星搬了把椅子,摆在了舞阳身旁。

谢二老爷和谢二夫人也没想到涵星也来了,彼此交换了一个眼神,倒是没太在意。谢向薇姓谢,与四公主没有一点干系,四公主来了又怎么样!

涵星落落大方地坐下了,眼睛晶晶亮地看着何于申,催促道:“何大人,你尽管审案吧。”

何于申心里愈发无语,装模作样地清了清嗓子,拍了下惊堂木,道:“堂下何人?有何冤屈?速速道来。”

跪在堂中的谢向薇抬眼看着何于申,道:“奴家乃是承恩公府谢氏女,在家中行五,三日前由父母做主嫁入怀远将军府三公子刘光顺。奴家不堪刘光顺毒打,要与其和离!”

这个逆女还真敢说!谢二老爷只觉得脸上火辣辣得很,今天谢家真是面子里子都丢尽了。

外面围观的那些百姓也都听到了,瞬间哗然,交头接耳地讨论了起来。

这和离不稀奇,三朝回门就要与夫婿和离,那可就少见了!这是受了多大委屈,才会如此啊!

既然要和离,那自然要夫妻双方都在场。何于申便吩咐道:“来人,传刘光顺到京兆府。”

“是,大人。”一个衙差立刻领命而去。

谢向薇深吸一口气,吐字清晰地继续道:“何大人,奴家还要诉父母侵吞先母的嫁妆,请大人做主将先母的嫁妆归还奴家。”

这句话落下后,整个大堂内都静了一静。

大堂内的众人乃至京兆府大门口看热闹的百姓全都被镇住了。

连舞阳也有点意外,挑了挑眉,眸底露出几分了然。看来她这位谢家表妹是真豁出去了。不过,这样正好!

这一次,谢二老爷终于忍不下去了,抬手指着谢向薇,气得都结巴了,“你……不孝女,你胡说八道什么?!”

前方的何于申在短暂的惊诧后,很快就冷静了下来,心念飞转,琢磨着这案子到底该怎么判。虽然端木四姑娘不在,但是四姑娘向来不喜谢家……

何于申的眸底飞快地掠过一道精光,知道该怎么判了。

“啪!”

何于申再次拍响了惊堂木,义正言辞地看着下方的谢向薇道:“谢氏,你可知道子告父先杖二十!”

谢二老爷闻言,神色稍缓,轻蔑地朝跪在地上的谢向薇瞥了一眼。是啊,大盛律例可是有这一条的!以谢向薇这小身板,二十杖打下去就算不死,也足以去半条命!

谢向薇当然知道这条律例,当她说出要拿回生母的嫁妆时,就下定决心受这二十杖。

谢向薇目光坚定地看着何于申,道:“大人,奴家甘领廷杖。”

这简简单单的两句话铿锵有力。

府衙外的那些百姓震惊地看着这一幕,再次哗然,议论纷纷:

“这谢氏这么瘦小的身板能挨得住二十大板吗?!”

“挨不住也得挨啊。按照律法,子告父,那就是不孝,自当领罚!”

“哎,你没听这谢氏方才说了吗?她不堪夫婿毒打,她爹把她嫁给了个这么男人,恐怕平日里对这个女儿也好不到哪里去!”

“俗话说得好,有后娘就有后爹!”

“……”

在那些百姓的议论声中,谢向薇起身出了大堂,跟着一个衙差来到了摆在大堂外的刑凳旁,咬牙趴在了刑凳上。

涵星微微启唇,想要说话,却感到袖口一紧。舞阳悄悄拉了拉她的袖子,示意她稍安勿躁。

照道理,杖责时是要脱裤子的,可此时此刻却没有人提起这一点,似乎都忘了这件事般。

两个衙差高高地举起了风火棍,然后其中一人重重地挥下一棍,带起一阵劲风……

“啪!”

风火棍重重地打在了谢向薇纤细的身子上,发出沉闷的声响,有人不忍直视,有人目露同情,有人唏嘘不已,也有人暗道活该,比如谢二老爷夫妇。

谢二老爷眼神冰冷,心里巴不得这个女儿被打死算了,真真丢人现眼!

谢二夫人漫不经心地绞着手里的丝帕,嘴角勾起一抹轻蔑的冷笑。谢向薇真是找死!本来她安安分分地嫁到刘家没准还能多活几年,现在可好了,谢、刘两家怕是都容不下她了。

两根风火棍此起彼伏地打在谢向薇纤细的身子上,一棍接着一棍,一棍接着一棍……

衙差们一边打,一边计数:“……五,六,七……”

趴在刑凳上的谢向薇心里惊疑不定,唯有她自己知道,这些衙差看着打得很重,但其实不怎么痛。

难道是京兆府看在两位公主的面子上,所以才手下留情?谢向薇眼角的余光朝大堂内的舞阳瞥了一眼,心潮翻涌。

她与舞阳虽是表姐妹,却不算熟识,平日里最多也就是寒暄几句的情分,她也没想到舞阳会愿意帮她……而她的父亲,却巴不得她去死!!

“十六,十七,十八,十九,二十。”

当第二十棍落下后,两个衙差就收了棍,跟着一左一右地钳起谢向薇把人拖回了大堂上。

二十棍打下去,轻则伤筋动骨,重则当场毙命。

而谢向薇虽然脸色看着有些苍白,却还能安然无恙地跪在大堂上,在场众人就算此前不知道,现在也心知肚明衙差们方才怕是手下留情了。

可是,那又如何呢?!

何于申一派泰然地坐在公案后,无视谢二老爷阴沉的脸色,反正他是按照律法办事,无论说到哪里去,他都没错!他这事办得够漂亮吧!

何于申悄悄地朝两位公主的方向瞥了一眼,听闻大公主、四公主与四姑娘交情不错,想来今天的事也会传到四姑娘耳中吧?

何于申一不小心就闪了下神。

跪在下方的谢向薇毫无所觉,从贴身的内袋中掏出了几张仔细折叠好的绢纸,双手呈了上去,正色道:“大人,这是先母的嫁妆单子。先母就奴家一个女儿,大盛律有云:母亡子继。奴家出嫁,这些嫁妆本该作为小女儿的陪嫁,可是家父与继母竟把这些嫁妆全占下,还请大人为奴家做主!”谢向薇重重地磕了下头。

何于申这才回过神来,若无其事地对着一旁的班头做了手势,班头赶忙把谢向薇呈上的嫁妆单子呈给了何于申。

何于申随意地朝那几张嫁妆单子扫视了一番,心惊不已:这谢氏的生母留下的嫁妆不菲啊!虽然说不上价值连城,但是估计也够这谢家二房嚼用一辈子了。也难怪谢二老爷夫妇起了贪念。

再看谢氏的嫁妆单子,她出嫁,谢家只给了六十四抬嫁妆,而且一看就是草草准备,随便凑数的。这嫁妆怕是连一个庶女出嫁都不如!

谢家做得还真是够绝的,也难怪这谢氏宁可被责打二十杖也要把生父告上大堂!

“谢二老爷,你有何话可说!”何于申看着堂上的谢二老爷冷声质问道。

谢二老爷昂首挺胸地站在那里,昂着下巴道:“有什么好说的!这是我们谢家的家事,再说了,这么多年过去了,这些嫁妆也难免有些折损,做生意本来就是有赚有亏的!”

这谢家人的脸皮还真是够厚的!何于申几乎快被这谢家人的无耻惊住了。做生意是有赚有亏,但是那些铺子、田庄呢,总不会平白无故就消失了吧?!

何于申正要说话,府衙外突然传来一片嘈杂的喧嚣声,有人粗声喊着:“让开!快让开!”

围在京兆府大门外的那些百姓被几个护卫粗鲁地拨开了,清出了一条道。

承恩公带着几个护卫气势汹汹地来了,面沉如水。

然而,他还没进京兆府,就被两个衙差拦在了外面。

“公堂重地,闲人免进!”其中一个方脸衙差没好气地对着承恩公说道。

承恩公的脸色更难看了,他可是堂堂国公爷!

以他的身份,他也不屑和那等低贱的衙差说话。

他对着随行的人使了个眼色,其中一个护卫立刻就扯着嗓门道:“这位可是我们国公爷,怎么能算闲杂人等!”

拦路的两个衙差犹豫地互看了一眼,看了看堂上的京兆尹。

何于申神色淡淡地看着承恩公,心道:摆什么威风!也不过是个被夺了差事的国公罢了,有什么好招摇过市的,瞧人家四姑娘素来就低调得很!

这时,一个留着山羊胡的师爷突然步履匆匆地来了,凑在何于申耳边小声地说道:“大人,小人方才在外面的一辆马车里好像看到端木四姑娘了。”

四姑娘也来了!何于申登时精神一振,又朝舞阳和涵星看了一眼,立刻悟了。

对了,四姑娘肯定是微服私访来了!

何于申心里登时有底了,气定神闲地端坐在公案后。

大门口的那两个衙差见京兆尹没有放人进去的意思,底气就足了。

那方脸衙差没好气地对着承恩公等人又道:“与案子无关人等,那自然是‘闲人’!”

那护卫嘴角抽了抽,目光落在了大堂中的大公主和四公主身上,心道:这两位公主就是相关人等吗?!

想归想,他最终还是没敢说。

“放肆!”这小小衙差也敢羞辱自己堂堂国公了,承恩公气得头顶冒烟,也顾不上身份什么的了,怒声斥道,“还不给本公让开!”

然而,两个衙差手里的风火棍还是稳稳地挡在承恩公前方,一动不动,完全没有让开的意思。

刚下了马车的承恩公夫人也来到了承恩公身旁,但同样被衙差给拦下了,夫妇俩不愿离开,站在府衙外大发脾气,一会儿骂衙差以下犯上,一会儿又责问何于申是什么意思……连周围那些百姓的议论声都被他们压了过去,直到人群中传来一声高喊:“快看,刘三公子来了!”

刘三公子不就是和离案的另一个当事者!那些围观者的注意力立刻被转移了,闻声望了过去。

刘光顺跟着一个衙差朝这边来了,他身着一袭湖蓝色绣仙鹤锦袍,腰环嵌白玉绣万字纹的玄色锦带,身姿挺拔,俊逸英伟。

那些围观的百姓们更激动了,一个个议论得越来越起劲:

“我瞧着这位刘三公子仪表不凡、斯斯文文的,不像是那种会对女人动手的人啊!”

“俗话说,人不可貌相,你没听说过吗?”

“再说了,那刘三少夫人不是说了,刘三公子是喝醉了才动手……这种酒后打婆娘的男人可不少!”

承恩公夫妇一看到刘光顺,就有些尴尬。

刘光顺目不斜视地在承恩公夫妇身旁走过,仿佛根本就没看到他们一般,眼眸深邃如无底的深潭。

他不疾不徐地走到了跪在地上的谢向薇身旁,谢向薇身子登时一僵。

“何大人。”刘光顺对着前方的何于申作揖行礼,“鄙人与贱内有些许误会,倒是令大人见笑了。”

刘光顺俯首看向身侧的谢向薇,温声道:“薇儿,昨晚我贪杯,有些失态,与你有了些口角,我在这里跟你赔不是了,我们回去吧。”

谢向薇垂首看着前面的光鉴如镜的青石砖地面,一动不动,一声不吭。

大堂内静了下来,众人的目光都落在她身上。

“有道是,出嫁从夫。”谢二夫人在一旁阴阳怪气地说道,“不过夫妻点间有点龃龉,就吵着闹着要和离,那天下岂不是有一半夫妻都得和离?”

这时,谢向薇抬起了头,轻颤的樱唇上还留着那微微的齿印。

她猛地拉起了自己的左袖,一直拉到了手肘上方,露出一大截白皙的小臂。

那肤白胜雪的肌肤上,一片青青紫紫的淤痕与擦伤,手肘处还肿了一大块,又红又青,看着触目惊心。

不止是堂上众人看到了,连堂外的那些围观者也看到了,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只觉得今日这堂审真是高潮迭起。

“这哪里是口角啊,根本就是动手了吧!”

“是啊是啊!你看刘三少夫人胳膊上的那些伤,这总不至于是她自己弄出来的吧!”

“听说啊,这位刘三公子以前还娶过两任妻子,都是’红颜薄命’啊!”

“啊?他都死了两个婆娘了……等等,这其中该不会别有蹊跷吧?!”

“我看是,估计前面那两个都是被这刘三公子活活虐打死的!果然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谢二老爷和谢二夫人故意给这谢氏找这么一门婚事该不会是想借刀杀人好把原配留下的嫁妆占为己有吧?”

“肯定是,否则谢氏何必甘愿被杖责二十也要状告其父呢!”

“不止呢,这谢二夫人的亲生女儿昨天不是成亲了吗?嫁的还是三皇子呢!妹妹嫁了皇子,姐姐反而给这么个人当继室。他们家要真为女儿好,也不会这样!”

“这么看来,那个三皇子妃怕也不是好东西!”

“……”

这些议论声也传入了承恩公的耳中。

承恩公的脸色更不好看了。谢向菱将来可是要做皇后的人,名声不宜有瑕,也正因为如此,他们才会匆匆地把谢向薇嫁了,免得留下话柄,没想到如今竟然还牵扯到了谢向菱身上,让这些百姓看了笑话。

承恩公蹙眉看向了大堂中的舞阳,眸色晦暗,心里既怨舞阳不知分寸,更厌谢向薇小题大做。

大门口那些围观的百姓还在七嘴八舌地议论着,情绪越来越激昂,就像是菜市场似的闹哄哄的。

相比下,端木绯所在的马车冷清得很。

端木绯一个人坐在马车里觉得无聊极了,一会儿嗑嗑瓜子,一会儿挑开窗帘看看外头,可是从她的角度除了那些看热闹的百姓与承恩公一行人,根本什么也看不到,最多也就是能从那些百姓的交谈声中对于大堂中的进展知道得个大概。

涵星真是太没义气了!

端木绯愤愤地嗑着瓜子,咔嚓,咔嚓,咔嚓……

不知过了多久,府衙的大门口又是一片哗然,这一次,是一片众志成城的叫好声。

“何大人判得好!”

“是该和离,这种男人还不和离,难道还等着人家把她活活打死吗?!大快人心啊!”

“何大人真是青天大老爷啊,冒着得罪国公府的风险,也要为这谢氏主持公道!”

“……”

端木绯听得心痒痒的,很想下马车混到人群中去看看,就在这时,她眼角的余光恰好瞟到涵星从京兆府的后门方向朝这边走了过来。

端木绯眼睛一亮,就又坐了回去。

“绯表妹!”涵星的小脸上神采焕发,像是在发光似的,眉飞色舞地说道,“判了,刚才京兆尹判了谢向薇与刘光顺和离,又让谢家归还她生母留下的嫁妆!京兆尹还说了……”

说着,涵星清了清嗓子,煞有其事地模仿何于申的声音,“大盛律有云:初嫁从父,再嫁由己,以后任何人都不得再干涉谢氏的婚事。”

“哈哈!”涵星学了几句,就噗嗤地笑了出来,乐不可支地继续往下说,“绯表妹,可惜你方才没看到啊,当时谢家人的脸色就跟被泼了墨似的!”

“还有那个刘光顺,他当堂就和谢老二夫妇闹翻了,他们差点没打起来,哈,可惜了,他们被京兆尹以喧哗公堂之罪吓住了,要是真打起来,那就有趣了!”

涵星有些意犹未尽地抿了抿唇,感觉她似乎又有灵感可以写新的戏本子了。唔,肯定很有趣!

端木绯看舞阳没跟涵星一起回来,就顺口问了一句:“舞阳姐姐呢?”

“大皇姐啊,她要陪着她表妹回谢家去抢回她娘的嫁妆。”

涵星说话的同时,外面传来一阵隆隆的马蹄声,端木绯顺手挑开了窗帘,往外看去。

只见十数个护卫打扮的男子策马朝京兆府的方向而来,这些护卫一个个身形挺拔,气势不凡,仿佛那鞘中之剑随时都会展露锋芒,与承恩公府那些外强中干的护卫迥然不同。

端木绯和涵星一眼就认出这是简王府的护卫,简王府的护卫和别家不同,大都是军中退役下来的老兵,且个个都是精锐。

那些原本围在京兆府门口的百姓们都吓得往两边退去,不一会儿,京兆府的大门口就空出了一大片。

很快,舞阳和谢向薇就从京兆府中走了出来,那些简王府的护卫纷纷下马,整齐地对着舞阳抱拳行了礼:“王妃!”

十几个声音整齐划一地重叠在一起,如闷雷响彻天际,气势凌人。

对于这些简王府的护卫而言,舞阳首先是简王妃,其次才是大公主。

“走吧!去承恩公府!”

舞阳一声吩咐后,就带着谢向薇上了马车,然后就在简王府的护卫护送下,声势赫赫地朝着承恩公府的方向去了。

喜欢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请大家收藏:(www.hcpwx.com)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火车票文学更新速度最快。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最新章节 -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全文阅读 -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txt下载 - 天泠的全部小说 -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火车票文学

猜你喜欢: 炮灰大作战神医凰后丑女种田:山里汉宠妻无度不二臣女配bet356真假_bet356娱乐官网_bet356如何打开:夫君每天都在黑化农女有田:娘子,很彪悍农女逆袭种田忙绣华丑女种田忙:邪王爆宠美食妃悍妻当家:相公,快耕田!颤抖吧,渣爹皇上,请您雨露均沾神医弃女:邪王霸爱小狂妃弃妃翻身:皇上,娘娘又有喜了!战神比肩:绝色战王农家子的发家致富科举路bet356真假_bet356娱乐官网_bet356如何打开嫡妃:农女有点田鬼医本色:废柴丑女要逆天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穿越之教主难为嫡女贵凰:bet356真假_bet356娱乐官网_bet356如何打开毒妃狠绝色我家娘子已黑化富贵芳华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家有悍妻怎么破齐欢
完本推荐: 回档1995全文阅读神环啸全文阅读神级投资全文阅读缘来是你,霍少的隐婚甜妻全文阅读天师上位记全文阅读美女总裁的贴身狂少全文阅读绝品透视眼全文阅读神级卡徒全文阅读杀手房东俏房客全文阅读末世裁决者全文阅读房产大亨全文阅读好想住你隔壁全文阅读霍少,你老婆又逃了全文阅读穿书后我有了四个爸爸全文阅读魔鬼主教全文阅读汉祚高门全文阅读史上最强崇祯全文阅读美剧世界大冒险全文阅读邪帝狂后:废材九小姐全文阅读虫临暗黑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没有谁,我惹不起最废女婿诸天尽头崇祯八年修仙归来的神农万古神帝bet356真假_bet356娱乐官网_bet356如何打开之独步江湖我本港岛电影人末日霸权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头狼bet356真假_bet356娱乐官网_bet356如何打开商纣王穿越六十年代农家女帝妃惊天万兽朝凰超级捉鬼道长太虚圣祖金丹九品开海极品全能学生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我是传奇BOSS归向北地巫师三国之我是袁术bet356真假_bet356娱乐官网_bet356如何打开明星音乐家龙神至尊快穿:救命,男主全都崩坏了!魂帝武神御鬼者传奇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最新章节手机版 -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全文阅读手机版 -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txt下载手机版 - 天泠的全部小说 -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火车票文学移动版 - 火车票文学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