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火车票文学 >> 王国血脉 >> 第537章 美少年

第537章 美少年

闵迪思厅依旧弥漫着持续但克制的嘈杂之音(也许北地和矮人宾客的粗鲁嗓门除外),许多重量级嘉宾纷纷到来,宴会厅周围,也变成了王都上层最熟悉不过的社交场所。

而宴会的主人,泰尔斯依旧忠实地执行着自己的职责。

“所以,公爵大人,与您失之交臂确是遗憾,但孰知这不是落日的安排?”

斯蒂利亚尼德斯副主教礼貌地向星湖公爵颔首,他坦诚谦逊,善解人意,令人一见之下心生好感。

“……使我有机会反省自我:我在意此事,到底是为了那个职位所代表的虚荣和地位,还是为传播信仰而下的决意与信念…………当然,反省的结果让我羞愧……”

泰尔斯与这位落日教会里最有前途的年轻教士友好交谈,礼貌寒暄,笑容清新真诚,时不时颔首认同。

“事实证明,我远未获得神所赞赏的品质,确实不配与您一同探讨神的教诲……”

不远处,多伊尔眯起眼睛搓着下巴,仔细打量着正与客人亲切交谈的泰尔斯。

“嘿,我认得那副表情。”

哥洛佛闻言扭头,瞥了一眼多伊尔:你又认得了?

“殿下在笑。”哥洛佛冷冷道。

可D.D摇头啧舌:

“不不不,相信我,那孩子现在心中一定翻江倒海,恨不得呼天捶地……”

哥洛佛把头正回去,充耳不闻。

留下多伊尔摇头晃脑,深有感触:

“而根据我的经验,那是心中所爱另许他人,而你又无能为力时……”

哥洛佛冷哼一声。

见没有得到积极的回应,多伊尔忍不住回头捅了捅同僚。

“所以,你就一点也不好奇吗?”

D.D不无遗憾:

“卡索伯爵到底对他说了什么?”

哥洛佛看了多伊尔一眼,又看了看他的身后,面无表情,更不开口。

“我知道。”

多伊尔微微一滞。

听着背后的脚步和熟悉的嗓音,他僵硬地转过身来,语气不稳:

“殿……公爵大人?”

只见泰尔斯不知何时结束了交谈,正背手站在他身后,满面春风。

这孩子,怎么跟街头毛贼似的……

多伊尔默默郁闷。

我都这么小声了,你还听得见?

“基尔伯特刚刚告诉我,”泰尔斯学着多伊尔方才的语调,感慨万千:

“我心中所爱另许他人,而我却无能为力……”

多伊尔摸了摸脑袋,摆出一脸憨厚懵懂的傻笑。

如果他记得不错,傻乎乎的科恩,兴许就是靠着这个,虏获了少年公爵的心?

直到泰尔斯瞬间冷脸:

“你满意了吗?”

多伊尔的笑容一僵。

“嘿嘿,那个,您真会开玩笑,这世上还有哪个不长眼的,敢动您的女人……”

下一秒,多伊尔又是一颤。

他莫名觉得,说完这句话之后,公爵的气场……

似乎更冷了?

泰尔斯轻哼一声,这才迈步而去。

哥洛佛撇撇嘴,称职地跟上。

“嘿,”僵尸走过自讨没趣的多伊尔身边,浑不在意:

“我认得那副表情。”

多伊尔一愣,旋即对他回了个恶狠狠的眼神。

呸,僵尸,之前真是看错你了。

原来你也是个幸灾乐祸的八卦男。

这个仇,我记下了!

泰尔斯并未理会身后两人的来回眼刀与暗流交锋,只是自顾自地前行。

事实上,多伊尔说中了他的部分心事。

泰尔斯已经不记得,自己是怎么跟基尔伯特道别的了。

他所记得的,是自己依然保持风度,礼节得体——就像一个最称职的星湖公爵——地出现在迎宾的位置,继续他的职责。

但只有公爵自己知道。

那一刻起,他的脚步在恍惚中沉重了许多。

周围的嘈杂声混作一片,朦胧一体,他却再也无法从中筛选出自己想要的部分。

冷静,泰尔斯。

公爵面无表情,在心底默默道。

塞尔玛。

她不会有事的。

【他们俘虏了敌军主帅……】

【生死未知……】

泰尔斯手臂上的肌肉不自觉地绷紧。

狱河之罪无声无息地流动起来。

不。

泰尔斯的呼吸渐渐加快。

不,冷静,泰尔斯。

王子再一次对自己说道。

振作。

塞尔玛不会有事。

她是龙霄城的女大公,自由同盟会明白,让她活着,其价值要远远高于杀她泄愤……

或者更糟……

想到这里,泰尔斯的呼吸顿时揪紧了。

【因为你是个女孩儿。】

【那就注定了……这个世界上的大部分游戏里,你都要付出比男人更高的代价……】

一想到自己曾经跟少女说过的话,泰尔斯更觉心如刀绞。

那一刻,他的内心甚至升起无穷无尽,却连他自己也莫名其妙的怒火。

烧向一切。

尼寇莱。

死人脸,为什么保护不住你的主君?你不过在亡号鸦手里擦破了点皮,就变成废物了?怎么还好意思自称陨星者?

里斯班摄政。

龙霄城的保卫者与守护者,你不是天生之王的“龙眸”吗?难道你的盘算计谋,都跟着先王一起下地狱了?

克尔凯廓尔伯爵。

明明号称努恩王麾下的第一猛将,难道他天天腆着脸说嘴的,失去一臂攻克自由堡的战绩,都是无耻的吹嘘?

罗尼大公。

声威赫赫,刚毅果敢的祈远城之主,连小小自由堡都奈何不得,你还统治个屁,怎么不去自杀以谢天下?

而其他人……

狱河之罪在他的血管里越流越快,越发凶猛。

埃克斯特骁勇善战的北地大军……

难道都是摆设吗!

他袖子里的拳头不自觉地收拢。

狱河之罪渐渐成型,蔓延他的全身。

不。

泰尔斯在深呼吸中想道。

不能指望埃克斯特,不能指望那帮愚蠢的废物去帮塞尔玛。

他得做点什么。

但是……

但是。

想想,泰尔斯,想想,想想你还能怎么办?

求助基尔伯特?让星辰王国出面?联络王国秘科?

但是……

泰尔斯悲哀地发现,作为王子的他,无论诉诸什么手段,走向何种道路。

笼罩在闵迪思厅上空的,依旧是那个无法绕开的巨大阴影。

他好不容易脱离了敌意满满的埃克斯特,回到了星辰王国,却仍然如笼中之鸟。

面对需要援手的故友……

无可奈何。

还是说,这才是这个世界里,他人生的真相?

他的命运?

不知为何,他突然想起了认识不久的梅根祭祀。

【落日见证,我们的命运早已在冥冥中相牵。】

泰尔斯无力地闭上眼睛。

落日啊。

如果你真实存在,掌控威能……

如果你真的是我家族与国度的守护神……

求求你。

请你保佑她,帮助她,看护她。

怜悯那个无辜的,被我的不幸命运所卷入中的女孩儿。

等等。

他不了解诸神。

但是。

相比起诸神,真正存在,且掌控威能的家伙们……

泰尔斯轻轻地睁眼。

也许……

也许还有办法……

只是……

要付出的代价……

泰尔斯狠狠咬牙。

他的体内,狱河之罪凶厉地咆哮起来。

但如果,如果这能救她免于更加悲惨的未来……

泰尔斯的眼神越来越阴冷。

狱河之罪躁动加剧,近乎沸腾。

就在这时。

啪!

泰尔斯的肩膀被人重重一拍!

他下意识就要反击,却被身后的人牢牢攥住手臂,进退不得!

“殿下!”

马略斯站到他的面前,一边抓住泰尔斯的右手,一边轻巧地拍了拍王子的胸口:

“果然……”

泰尔斯咬了咬牙齿,勉力压制住扑向他亲卫队长的欲望。

他体内的终结之力被镇压下来,在血液里发出怒嚎。

就像难驯的野兽被拴回笼子。

“我说这儿怎么少了点什么……”

守望人依旧攥着王子的右臂。

他打量着泰尔斯平坦光滑的前胸,皱眉沉吟道:

“我猜,宴会厅里,巴尼男爵手上的那枚璨星徽章应该不是他偷的吧。”

“而纯粹是您太败家了,因为对面是个可怜男孩就送了出去……当然,也可能是因为漂亮女人……”

听见长官的话,不远处的多伊尔向同僚露出会心一笑,但哥洛佛照旧冷眼回复他。

“对了殿下,让我介绍下面的客人……”

泰尔斯艰难地抬起头。

然后同样艰难地,露出笑容。

bet36怎么改中文在马略斯的引介下,星湖公爵热情地迎接伯恩·塔伦的到来——这位冰河城的领主在六年前的国是会议上与他有一面之缘,是十三敕封伯爵之一,更是璨星王室的远亲与近臣,事实上,第一位塔伦伯爵在裂土封疆之前,就曾受封星湖公爵。

这使得塔伦伯爵的莅临更具意义。

但这些背得滚瓜烂熟的信息,只是毫无意义地流淌过泰尔斯的大脑,支撑着他又一次堆起完美的笑容,道出虚假的寒暄。

这一刻,泰尔斯突然对自己的仇人,詹恩·凯文迪尔有了一丝感同身受的理解。

那位欲借血族之手置他于死地的鸢尾花公爵,大概也是这样,心藏重负,面若春风。

迎来送往。

四季如常?

他热情地看着塔伦伯爵跟随马略斯而去,得体大方,任何人都挑不出错处。

但是……

这就是他能做的事了么?

泰尔斯讽刺地想:

站在这里,为自己的某个愚蠢宴会,倚门卖笑?

于此同时,那个自己亏欠良多的女孩儿,也许正身陷敌营……

泰尔斯深吸一口气。

就在此时,一句话低低地钻进他的耳廓里。

“我在想,也许昨晚让你练剑是个错误的选择?让您的青春之心更加躁动?”

泰尔斯一顿,看向不知何时归来的马略斯。

只见后者贴近他的耳边,悄声道:

“除非你今晚要跟某位客人展开生死决斗,以展示从北地带回的烈烈雄风,”马略斯语带讥刺:

“否则,就烦请管好你的终结之力。”

泰尔斯稳了稳心神:

“你知道?”

“别忘了,我是你的武艺课老师。”马略斯淡淡地道。

他这才若无其事地转过头去,把泰尔斯挡在身后,训斥向哥洛佛做鬼脸的D.D。

泰尔斯调整好自己的呼吸,却心有所悟。

醒醒,泰尔斯。

你还远不到最后掀翻棋盘的地步。

接敌。

察敌。

制敌。

泰尔斯默念着对敌的三大原则,细细思量。

狱河之罪似乎与主人的状态同步,此刻的它恹恹流淌,晦暗滞涩,毫无之前的疯狂暴戾。

查曼·伦巴。

一个名字划过心头。

埃克斯特西征大败,甚至主帅被俘,这已经远不仅是三大领地的问题了。

事关整个埃克斯特的尊严。

若查曼王还想坐稳他的位置,就不能视而不见,装聋作哑。

他必须以全王国的名义,从自由同盟手中夺回塞尔玛。

当然,这也许会以黑沙领向三城内务伸手,扩张王权作为代价……

等等。

扩张王权。

泰尔斯思绪一清。

自由同盟国小民弱,照常理不可能以一己之力,对抗强大的龙霄、祈远、戒守三城,扭转胜负。

他们也许有强援,有外力干涉局势。

泰尔斯皱起眉头。

查曼王。

是你?

又是你?

那事情就没有这么简单,他会把被俘的塞尔玛作为筹码,利用完她身上的每一分价值,分割,收买,勒索,欺骗,无所不用其极。

削弱祈远城。

威慑戒守城。

收服龙霄城。

至于小滑头……

【小心了,泰尔斯,当人们嗅到你的弱点……】

耳边依稀响起查曼王的声音,泰尔斯的拳头再度收拢。

怎么办。

千里之外,我要如何面对……查曼·伦巴?

怎么办?

泰尔斯的拳头越捏越紧。

狱河之罪似乎嗅到了主人的心情,在发现自己有再起的迹象后,它蠢蠢欲动,试图再度漫上主人的全身。

但下一刻,一位新到的宾客打断了泰尔斯的回忆。

来人大步流星,披风微扬,左眼被伤疤覆盖,仅剩的一只眼睛里透露着冷厉之色。

泰尔斯呼吸微顿。

是他。

六年前的……

老朋友。

这位贵族出现的瞬间,原本嘈杂的闵迪思厅庭院,如有指挥家一舞手中的指挥棒,为乐曲画上休止符。

就连多伊尔也不再嬉皮笑脸。

看见他的来宾们齐齐噤声,认出他的人们,却又在彼此的提示下,三三两两,上前见礼。

壮年贵族也不热情,随性而狂傲地应付下级贵族们的招呼。

这位壮年贵族走进厅门,将披风递给侍者,接过纸笔,在来宾的名单上随手一划,环顾起闵迪思厅四周。

“鲁道夫以前告诉过我,这是个好地方,值得常来。”

壮年的贵族轻哼一声,冷冷道:

“现在嘛,哼,我还是更喜欢崖地。”

下一秒,独眼的来宾停下目光,正好落在泰尔斯的身上。

在马略斯的示意下,泰尔斯缓步上前,露出笑容。

“尊敬的南垂斯特公爵,欢迎……”

但对方直截了当地打断了他。

“你怎么这么瘦弱?”

“也没长多高?”

泰尔斯表情一僵。

只见崖地守护公爵,巨角鹿的主人,外号“独眼龙”的廓斯德·南垂斯特,皱眉打量着他:

“这六年,北方佬虐待你了?”

身为堂堂星湖公爵,泰尔斯沉默了一阵,只能继续还给他一个得体的笑容。

廓斯德冷冷哼声:

“那你最好还以颜色,不负星辰。”

言罢,独眼龙公爵看也不看王子一眼,一推侍者,举步向前。

不。

泰尔斯轻蹙眉头,却心中一畅。

至少,他还有能做到事情。

“廓斯德大人,你认识列维·特卢迪达吗?”

廓斯德的脚步停了下来。

泰尔斯向马略斯三人做了个下压的手势,自己跟上,与独眼龙对面而立。

“他是再造塔大公之子,今天也来参加宴会了。”

廓斯德眯起独眼,细细打量着泰尔斯。

“特卢迪达……”

崖地公爵不屑轻哼道:

“某个无耻的北地混蛋生了不少儿子,还有不少杂种。”

“天知道是他哪个儿子。”

“天知道,是不是他的种。”

听着对方对特卢迪达带着感情色彩的确认,泰尔斯若有所思。

再造塔与北境相邻,关乎两国边防。

但它其实有更多的山地领土,与南垂斯特家的崖地领接壤,同在叹息山脉中生存发展,相互对峙。

(“就是俩懦夫,隔着一道大峡谷,窝在两边峰顶上,隔空对骂:有种你过来啊!”——一边不屑地挖鼻孔,一边无聊地旁听俩小孩上北地历史课的尼寇莱。)

泰尔斯靠近一步,强迫自己不去看廓斯德被伤疤覆盖的左眼,轻声道:

“列维央我帮忙,要买点儿吃的,带回家去。”

吃的。

独眼龙微微一动:

“粮食?”

泰尔斯没有工夫去感慨对方的反应,点了点头:

“秋收已过,而冬日将临。”

泰尔斯看向独眼龙,两人眼神交汇。

六年后的第一次,廓斯德转过身,正眼看向了泰尔斯,眼中思绪流转。

如同这才是他们的重逢。

泰尔斯笑着举起手,示意对方先行。

两人踱步前进。

“但我想,不止是粮食。”泰尔斯淡淡道。

廓斯德眯起他的独眼。

泰尔斯微笑着点点头。

他们一者长住北地,一者领土接壤。

均有所悟,不必尽言。

作为埃克斯特西南边境的领土,再造塔坐落叹息山脉,易守难攻,安稳太平,还有矿产丰厚,获利不菲。

但同样囿于地形,他们分封复杂,封臣零落,更兼耕地稀少,土壤贫瘠。

偏偏最近几年,他们又吸纳了不少因王国内日渐增多的地方冲突而逃来的移民。

每年的绝日严寒,对再造塔的领主而言,都是一场考验。

让他们不得不长期交易矿产与冶金等产出,进口粮食。

“放在以往,有威兰领的奥勒修和黑沙领的伦巴在侧,”泰尔斯漫不经心,却眼神精明:

“三大领地盟约紧固,关系甚笃,姻亲往来,同气连枝。”

“再造塔自有办法进口补给,存粮过冬。”

当然,若肯付出代价、放下尊严、拉下脸皮(算是特卢迪达大公的个人特长,在北地深受鄙夷),强大的龙霄城与产粮的烽照城,也不是不能屈尊降贵,帮衬一二。

“但现在……”

廓斯德听着他的话,表情微动。

泰尔斯轻嗤一声。

自努恩王薨逝,查曼王加冕……

龙霄黯弱,烽照怯缩。

至于祈远、戒守、冰海、麋鹿、哨望等地,要么鞭长莫及不解近渴,要么各怀鬼胎事不关己。

但更可怕的是,再造塔的邻居——黑沙领已在查曼王的率领下,异军突起,野心昭彰。

于是乎,埃克斯特境内的天平就此失去了平衡。

而黑沙领的伦巴,威兰领的奥勒修,再造塔的特卢迪达……

埃克斯特南方,曾经三位一体,同仇敌忾,北拒龙霄,南面星辰的三位大公……

摩拳擦掌,虎视眈眈,一十八年来让复兴宫与断龙要塞提心吊胆的三大北地家族……

早已分道扬镳。

貌合神离。

泰尔斯与廓斯德慢慢踱步,两人都在思考。

“所以他们转而找你?找璨星王室?”廓斯德寒声道。

泰尔斯吐出一口气,开动脑筋:

“按照我的理解,狡诈如特卢迪达,他们不会轻易押宝,”星湖公爵轻声道:

“应该是一面陪着笑脸与伦巴握手,继续从老渠道交易购粮,仿佛一切照旧。”

“另一面,则像今天一样,从包括星辰在内的渠道分批储备,减少压力,日积月累,以备不时。”

独眼龙冷哼一声:

“他们历来两面三刀,我不意外。”

“如果是真的,那肯定至少六年前就开始干了。”

泰尔斯颔首:

“若要从星辰运货到再造塔,还要避开黑沙领的话,就不能走北境。他们要么直接从东海领过海路……”

廓斯德浑不在意地接过话题:

“要么走陆路,通过我的领土。”

泰尔斯叹了口气,点点头:

“崖地。”

“走私。”

廓斯德若有所思:

“但是既然找到你头上,那一定是……”

下一秒,独眼龙倏然变色!

他猛地扭头:

“你回来之后,自由同盟的战事怎么了?”

“北方佬们输了?”

泰尔斯在心底暗叹一声。

这家伙反应真快。

就算他自己,都还是通过逼问基尔伯特,才从外交司和秘科那里,拿到一些关于北地的零星消息的。

“不,北方佬不可能输,”廓斯德旋即反应过来,神情凝重:

“所以一定是……伦巴赢了?”

泰尔斯心情一重。

他停下脚步,清了清嗓子:

“我这么说吧,结果尚且不明。”

“但查曼王……优势很大。”

这个消息让廓斯德沉吟良久。

“你的意思是,想让我好心放过再造塔的货物,以增加他们的底气,抗衡黑沙的那位国王?”

“为星辰日后,削弱大敌?”

泰尔斯盯着对方的独眼,沉默良久。

正是眼前的这位公爵,六年前横冲直撞,在国是会议上领头逼宫。

也正是这位公爵,六年前怒目狂言,在泰尔斯心中种下怀疑的种子。

他究竟想要什么呢?

“不,只是提醒你。”

泰尔斯淡淡道:

“这是个机会。”

“更是个筹码。”

独眼龙神色微动。

“如果再造塔真的有这样的计划,那你大可以设卡拿要,恐吓勒索,甚至派出专人,半道劫杀。”

特卢迪达当年在英雄大厅里替他说话,促成选王的场景还历历在目,但泰尔斯只是晃了晃脑袋,就挥去对锅盖头大公的由衷歉意:

“反正有利可图,何乐不为。”

这一刻,廓斯德看他的眼神变得有趣起来,多了几丝生机活力,不再那么冷厉漠然,生人难近。

可泰尔斯话锋一转:

“但你也可以一路放行,甚至主动增援加码,让他们越来越依赖于你这条补给线的好处——过去数十年,努恩王就是这么对付麋鹿城的。”

泰尔斯冷冷道。

廓斯德眼中的玩味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严肃。

“先疏通路障,重订商道,慷慨输送,大力支援。”

泰尔斯轻轻伸手,在空中慢慢收拢:

“待到对方习惯沉醉,依赖甚深,再慢慢收手,温柔扼颈。”

他倏然握拳!

“就这样,麋鹿城左右为难,任人宰割,被龙霄城压制得服服帖帖,毫无还手之力。”

廓斯德狠狠皱眉。

泰尔斯放下手掌,抬头微笑:

“一进一退,或攻或守,意欲何为,皆在于你。”

星湖公爵快意一礼:

“逐圣日愉快,廓斯德大人。”

至少,这是他当前能做的事了。

泰尔斯在心中黯然道。

但就在他转身的时候,独眼龙在背后低声开口。

“所以。”

“天生之王,”廓斯德略一停顿,独眼微眯:

“你从他那儿,习得了很多?”

天生之王。

泰尔斯的心情无来由地束紧。

他仿佛又回到了那个晚上,看着努恩王淡漠伸手,露出那枚“凯旋”指环。

“不。”

不知为何,泰尔斯下意识地否认,斩钉截铁:

“我跟他认识的时间,还不到一天。”

“谈何学习。”

廓斯德步伐悠然地走到他面前,盯了他很久。

他这才幽幽开口:

“为什么?”

尽管对方指代不明,但泰尔斯知道他想问什么。

“作为谢礼,”泰尔斯抬起头,笑容依旧:

“谢谢您六年前对我的坦诚。”

公爵多少带着真诚地道谢:

“确实,这六年里,我见识了很多,也成长了很多。”

坦诚。

廓斯德依旧深深地盯着他,一语不发。

仿佛泰尔斯是一尊大石,而他要用眼神细细雕琢。

“六年前,在北方发生的事情,那改变了一切,对么?”

改变了一切?

泰尔斯神思一黯。

“是啊。”

“天生之王已经不在。”

努恩七世。

随着年月渐过,影响日显,泰尔斯越发感慨:

那天凌晨,埃克斯特王国失去的……

不仅仅是一位国王。

想起那位不世霸主如在昨日的音容笑貌,少年恍惚道:

“而广袤大陆上,十头曾经牢牢拴在他手里,俯首帖耳、压抑本性的嗜血凶兽……”

“正争相出笼。”

“饥不择食。”

“不死不休。”

按照老乌鸦的观点……

可能还会祸及邻人。

贻害无穷。

廓斯德紧紧地盯着他。

“不。”

“你没看到吗?六年前,影响西陆的不仅仅这一件事。”

泰尔斯回过神来,一阵疑惑:

什么?

“比起某位喧嚣一时的国王,入土进棺……”

廓斯德缓步上前,扣住他的肩膀,压低声音:

“更重要的是……”

下一刻,独眼龙眼眸一缩,泰尔斯只觉下巴一紧!

只见廓斯德的左手轻捏着泰尔斯的下颔,将王子的脸托到眼前。

不远处,多伊尔和哥洛佛齐齐一震,就要上前阻止,却被马略斯按住。

“六年前,一颗年轻的星辰,历经洗练,褪却尘晦。”

星湖公爵惊愕不已,看着对方近在咫尺的独眼贴向他的瞳孔,听着廓斯德低沉微妙的嗓音渗进他的耳膜。

“冉冉升起……”

那只可怖的眼眸里,仿佛藏有峰峦无数,巍巍而立:

“奇光潋滟……”

峰峦随着主人的话语,冲开迷雾,直入云天:

“熠熠生辉。”

一秒。

两秒。

三秒。

被对方眼中峰峦震住的王子突然惊醒。

糟糕,众目睽睽,这要是被人看到了……

自觉不是小孩子的泰尔斯老脸一红,他甩开廓斯德的手指,退后一步,尴尬十分。

“您……那个……我……不行……”

身后的多伊尔和哥洛佛面面相觑,马略斯则狠狠皱眉。

但崖地公爵却不依不饶,稳步向前,颇有咄咄逼人之势。

“少星归位,”廓斯德面色沉着,开口却是古色古香:

“日日更新。”

直到独眼龙语调一变,如水流突变,湍急惊险:

“何时得至中天,闪耀银河?”

得至中天,闪耀银河……

星湖公爵心里咯噔一下。

泰尔斯稳住步伐,平息突然而来的恐慌。

“您的古帝国文法造诣深厚,”王子深吸一口气,好不容易调整好心情,避开对方意有所指的话题:

“可惜,文法非我所长。”

廓斯德站定脚步,不顾旁人惊疑的目光,独目紧紧锁死泰尔斯。

几秒后,他沉沉一笑:

“情有可原。”

崖地公爵发出令人不安的冷笑:

“若君王文武全才,事无巨细,面面俱到,样样精通。”

“那还要我们这些封臣做什么?”

泰尔斯努力不把这句话往深意无数的歪处理解,尴尬之中草草作答:

“所以我们各司其职,共为星辰?”

廓斯德眯起眼睛:

“那么你答应了?”

“我们的提议?”

泰尔斯又是心中一紧。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公爵板起脸,用余光瞥了瞥四周的人:

“什么提议?”

廓斯德眼神一冷,退后一步。

但他随即环视闵迪思厅四周,心有所感,嘴角翘起。

“当然,呵呵呵呵,当然……”

廓斯德先是轻声淡笑,随后扬声冷笑,狂傲自现:

“没有提议。”

“没有!”

看得泰尔斯略有不安,心中惴惴。

一秒后,笑够了的南垂斯特公爵低下头,独眼深邃,直入人心:

“只有征途漫漫。”

“沧海茫茫。”

他寒声开口,目光逼人,语气里却饱含无比异样的满足:

“而你不得不走。”

“被迫起航。”

话音落下,崖地的主人,巨角鹿的南垂斯特,独眼龙廓斯德就转身迈步,潇洒离开!

他粗鲁地推开两个恭谨引路的侍者,目中无人,一路冷笑而去。

徒留衣襟略乱,怔怔出神的泰尔斯站在原地。

引无数人侧目。

面面相觑。

猜测无数。

半晌之后,一直保持距离随侍的多伊尔,小心翼翼地看着一边整理衣襟,一边深思入神的泰尔斯。

“那啥,僵尸啊。”

他捅了捅同样疑心大起的哥洛佛,悄声道:

“他一来就问殿下是不是瘦了,被虐待了……然后还把他……把他……”

“最后还给殿下念诗啥的……我好像还隐约听到了什么‘你答应了?’,‘被迫’之类的词儿……”

哥洛佛闻言回瞥了D.D一眼,少见地面色古怪。

“你说,那位南垂斯特公爵……”

多伊尔难以置信,满面怀疑:

“他偏好的,应该不会是……”

D.D担忧地看了看泰尔斯一眼,又看看廓斯德背影消失的宴会厅,惊恐地道:

“美少年?”

喜欢王国血脉请大家收藏:(www.hcpwx.com)王国血脉火车票文学更新速度最快。

王国血脉最新章节 - 王国血脉全文阅读 - 王国血脉txt下载 - 无主之剑的全部小说 - 王国血脉 火车票文学

猜你喜欢: 帝御仙魔末世神魔录厉害了我的原始人最强暴神系统剑主八荒武破九霄诅咒之龙侠气逼人帝霸我的绝色武神老婆王国血脉超维入侵秘巫之主最强屠龙系统带着农场混异界百炼飞升录金庸绝学异世横行穿越从养龙开始禁域穿越之逐梦大英雄恶魔就在身边哈利波特之学霸无敌神级大魔头神的游戏之我是星球的远大意志极道典我夺舍了魔皇
完本推荐: 残王邪爱:医妃火辣辣全文阅读美女总裁的贴身狂少全文阅读欢喜记事全文阅读超级兵王全文阅读不良之年少轻狂全文阅读创世十二乐章全文阅读不二之臣全文阅读墓地封印全文阅读末世之全能进化全文阅读策天神算全文阅读求道武侠世界全文阅读绝世药神全文阅读尖叫女王全文阅读异界魅影逍遥全文阅读妖孽男神在花都全文阅读bet356真假_bet356娱乐官网_bet356如何打开到一九七六全文阅读神级承包商全文阅读超级村医全文阅读乡村朋友圈全文阅读真龙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最废女婿僵尸保镖哈利波特之学霸无敌bet356真假_bet356娱乐官网_bet356如何打开之极品仙帝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极品全能学生仙武暴君之召唤群雄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最强红包皇帝斗武乾坤校园第一废物我和冰山总裁老婆快穿:炮灰女配要反攻bet356真假_bet356娱乐官网_bet356如何打开九零辣妻撩夫末日霸权都市绝品仙医北地巫师万古神帝合租医仙九天仙缘附身做皇帝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bet356真假_bet356娱乐官网_bet356如何打开之修罗归来魔法种族大穿越神武帝主强势宠婚:陆少,实力撩妻开海神医弃女bet356真假_bet356娱乐官网_bet356如何打开五零巧媳妇坐忘长生

王国血脉最新章节手机版 - 王国血脉全文阅读手机版 - 王国血脉txt下载手机版 - 无主之剑的全部小说 - 王国血脉 火车票文学移动版 - 火车票文学手机站